046-79700137

BP:二十年了,全球发电结构几乎没变!2020-10-26 06:07

低碳转型早于早已是能源界倍受注目的话题之一,正在再次发生且贯彻不存在。然而当我们总结2017年的数据,却被迫否认一个残忍的事实,全球能源低碳转型在一定程度上挫败了。“近年来能源转型获得的引人注目进展是短期周期性因素与长年结构性因素的联合起到结果。”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在《BP世界能源统计资料年鉴》(以下全称“《年鉴》”)2018年版中分析称之为。无论是全球GDP增长速度因能源密集型产业低迷而高于历史平均水平,还是中国能源密集型部门生产量大幅度下降,这些因素都无法持续。一些短期调整在去年完结了,但是许多影响能源转型的结构性因素将之后发挥作用,尤其是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的强大快速增长,去年的能源数据不应被精确地解读为“行进两步,前进一步”。行进两步,前进一步2017年全球能源需求快速增长了2.2%,低于2016年的1,2%,低于十年平均值的1.7%。“这一低于历史趋势的快速增长由经合组织国家引导,尤其是欧盟。毕竟,一是不受经济快速增长声浪的必要夹住,二是不受能源强度(一单位产值所须要消费的能源)暴跌上升的间接影响。”戴思攀认为。尽管经合组织国家的快速增长强大,约80%的能源消费增量来自于发展中国家,仅有中国就贡献了能源消费增量的三分之一。2017年中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多达3%,完全是过去几年平均值增长速度的三倍。中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的公里/小时,主要得益于能源密集型行业生产量的泡泡,尤其是铁、粗钢、有色金属行业。尽管如此,2017年中国能源消费增长速度仍显著高于十年平均水平,能源强度上升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堪称行进两步,前进一步。这句话某种程度限于于能源结构。行进两步的具体表现为:一次能源消费的增量约有60%来自于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不受中国天然气消费大幅度上升影响,天然气沦为消费快速增长最少的一次能源;其次是持续强大快速增长的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展现出常有。前进一步,所指的是煤炭消费自2013年以来首次经常出现快速增长。主要快速增长源于印度,但中国煤炭消费在倒数三年上升后首次步入快速增长,某种程度有一点注目。在公布《年鉴》2018年版之际,BP集团首席执行官戴德而立回应:“2017年,能源市场的结构性力量将之后推展全世界向低碳经济转型,但一些周期性因素让部分过去几年所获得的成果上升甚至是衰退。正是这些因素,加之持续增长的能源需求,使得碳排放在经过了三年的较低快速增长甚至是零增长后经常出现了明显减少。”天然气的前景2017年是天然气的“丰收年”。《年鉴》认为,全球天然气消费减少了3%(960亿立方米),产量减少了4%(1310亿立方米),皆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长速度。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以亚洲为主导,特别是在是中国(15.1%,310亿立方米),其次是中东(伊朗6.8%,130亿立方米)和欧洲。与此同时天然气产量也适当快速增长,特别是在是俄罗斯(8.2%,460亿立方米),紧随其后的是伊朗(10.5%,210亿立方米),澳大利亚(18%,170亿立方米)和中国(8.5%,110亿立方米)。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戴思攀回应,未来几年,新的投产的天然气项目将不会增加,在2020年之后,天然气市场的供应可能会严重不足,从而造成天然气价格走高。LNG市场渐趋全球化。“天然气价格在世界各个地区相关度更加低,各地区天然气价格波动的相关性更加低,特别是在是反映在亨利中心指数和中国的LNG价格指数、欧洲的价格指数不会日益的趋同。” 全球天然气市场的统合过程是正在展开时,而不是未来时。这对中国来说是件好事,这意味著中国需要以更加较低的价格出售到天然气,也需要确保自己的能源安全。“中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使得一次能源当中天然气的占比超过15%,如果不需要在电力行业大规模的用于天然气,这个目标是很难构建的。”戴思攀向记者回应,“个人解读是,去年中国经常出现了天然气供应紧绷,再加输掉蓝天保卫战,中国政府在推展电力行业更好地用于天然气方面,或许步伐和力度有所上升。这也体现了天然气的涉及基础设施不存在着瓶颈的问题,另外一方面也体现中国对于天然气的供应安全性方面的忧虑。”可再生能源瓶颈《年鉴》认为,由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较慢提高,可再生能源领涨全球发电量。虽然风能和太阳能在总发电量中的占到比仅为8%,但在发电增量的占比却完全超过一半。

BP:二十年了,全球发电结构几乎没变!

“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足以抵销核能和水电倒退带给的影响,”戴思攀分析称之为,“决策者要更为注目电力行业,电力行业能源结构的提高必须下更多的工夫。”尽管近年来可再生能源呈现出明显快速增长,政府也在推展发电用能的洗手和低碳化,但发电结构在过去20年间完全没获得突破。1998年和2017年,燃煤发电占比皆为38%,21世纪初中国较慢发展一度下沉燃煤发电占到比,近年来又稍许上升。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没有能抵销核能的增加,2017年非化石能源发电的占比甚至比20年前还要较低。“在我看见这些数据之前,我知道不敢相信我们在电力行业所获得的进展如此之少。”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地缘政治的影响不会渗透到各个层面,能源也不值得注意。无论是在OPEC内部,还是OPEC与非OPEC之间,都不存在着诸多的对立,且在当下日益显著。回应,戴思攀指出,地缘政治未来的南北是十分难以预测的,特别是在是要考虑到现在某些掌权人的特性。对于BP来讲,我们不会尽最大努力靠近地缘政治冲突。激进来讲,我们意味着是油气公司,并不是地缘政治的某一股力量,我们的职责就是向用户获取石油、天然气产品。